六九四影库

老婆常年在外 我拿女儿解解馋


我妻子做生意,長年在海外,在家裡就只有我和女兒兩人,這似乎為我們父子亂倫創造了條件。


那年她上國中一年級,剛滿十六歲,她有165米的身高,苗條卻又不失豐滿的身材,腿很長,腰又細,最醒目的就是她的雙乳,的確比較大,沒想到這麼苗條的人也有如此豐滿的乳房,而且沒有下垂的感覺。雪白細膩的肌膚,長長的秀髮,雙眼有神,一笑一邊一個小酒渦兒,美麗得讓我流口水。她有著苗條而豐腴的身段,兩顆豐滿誘人的雪白乳房,以及男人的雞巴插入就會欲仙欲死的雪白豐嫩的大屁股。


想起美麗的女兒,我就會陰莖脹得難受。我幻想像對待淫穢電影的女主角一樣,把美貌的女兒剝光,壓在桌子上任我強姦……,  一天,我終於耐不住了。晚上,我沖直女兒的臥室,女兒已經睡下了,見到我起來,吃了一驚。


她只戴乳罩,穿著內褲,雪白美艷的身體幾乎全裸。我囁嚅著說:「女兒,你太美了。」


女兒掩著自己豐滿的乳房說:「爸爸,你想要幹什麼?」


「親愛的女兒,我是真心愛你的,我要和你性交。」


「可是,爸爸,我年紀還這麼小,怎麼著樣呢?」女兒嫣然一笑,美極了,我更耐不住了。


我衝到女兒身前,掏出我巨大的雞巴,女兒驚奇地抓住我的陰莖:「天哪,這麼大,不…不…我不行,我……的……小穴……太小了。」


我把女兒的美麗玉體摟住,捏她豐滿雪白的乳房,對她說:「女兒,我要和你亂倫,我要痛快的姦淫你……」


女兒羞澀的嬌笑著:「你也知道和自己的女兒性交是亂倫啊,怎麼還有這樣的膽子要淫我呢?」


「因為女兒你太美了,您的身體這樣白嫩誘人……」


「嘴巴真甜呢!」女兒嬌媚地說,同時自己脫下半透明的粉紅色內褲,分開了兩條雪白粉嫩的大腿,露出她嬌嫩誘人的女性生殖器:「來吧,爸,來插我吧!女兒今天讓你痛痛快快地玩。」


她呻吟著,她暈眩了一般地偎到我的懷裡。她被我搓弄得渾身癱軟,就像一汪清靜的水。


我繼續搓弄,同時溫柔地在那櫻唇上親吻。她”嚶嚀”一聲,伸出兩臂摟著我的脖頸,使兩人的唇貼得更緊。她伸出紅嫩的小舌,送入我的嘴中……


我的一隻手伸進了她的上衣內,在她光滑的後背上撫摸,另一隻手伸入裙中,隔著內褲撫弄那神秘的三角地帶。我發現那裡已經十分濕潤。


她的身子一陣顫抖,癱軟在我的懷裡,兩臂無力地從我的脖頸上鬆開,享受著我的撫摸。過了一會兒,我開始解開她上衣的全部扣子,又扯下乳罩,酥胸坦露,乳峰高聳。我動情地抱住她的蠻腰,將臉埋到酥胸上,親吻著,並撫愛那硬挺的乳房。


她顫巍巍地站起身,扯下內褲,變得赤條條的,坐到我的腿上,身子偎在我的胸前,柔聲說:”爸,我好熱,抱緊我!”


我把她抱起來,走到我的臥室,將她放在床上。她在床上呻吟著,看著我脫淨了衣棠。她笑了,伸手握住了我的硬挺的陰莖,兩手象寶貝般捧著,看著。我吃驚地看她一眼,只見她滿眼飢渴和興奮,竟沒有一點羞澀。”於是我的手伸到她的跨下,撫摸那三角地帶,那裡已是溪流潺潺。我的手指伸了進去,她”噢”的一聲,腰肢劇烈地扭動著。我不假思索地撲到她的身上,她像一隻叫春的小貓,溫馴地分開雙腿,輕輕呼喊著”我要!爸快給我!”


我那堅挺的玉柱在芳草茂盛的溪流口蹭了幾下,輕輕一挺,便硬邦邦地進入到了那迷人的溫柔鄉中。


她的情緒大概已經到了頂點,所以,我一進入她就開始大聲呻吟和嘶叫,弓起腰與我配合。我受到鼓舞,也瘋狂地衝擊著那柔嫩的嬌軀。


我壓在女兒白嫩性感的嬌軀上,大雞巴插進她的嫩穴便開始姦淫她。爸……疼……啊……啊……疼啊……我是第一次啊……親….親愛的……女兒……我輕點,我的動作慢慢地放緩,一邊姦淫女兒,一邊欣賞女兒的美貌!


大雞巴在女兒的嫩洞內只抽插了十多下,她便爽到極點,一邊聳著嫩白大屁股配合著我奸她,一邊嬌聲地叫床:「啊,爸爸,好爸爸,插我……奸死女兒吧……我好爽啊……好爸爸……女兒愛你……」


漂亮的女兒蕩人的叫床聲,使我的雞巴更加脹大,在女兒滑嫩的陰道內進進出出地幹著,欲仙欲死!女兒不僅年輕美麗如少女,她的陰道也像少女一樣緊。


女兒被我幹著,白嫩的身子不停地劇烈扭動,兩顆雪白高隆的柔嫩大乳房顫動著,誘人極了……


我邊玩女兒的美麗大乳房邊奸她,足足姦淫了她半個鐘頭,才在她嬌嫩的子宮內射出濃白的精液。


美貌的女兒爽得緊緊地摟住了我,「女兒,含住我的雞巴!」我把很快又脹起來的大雞巴搭在女兒秀挺白嫩的鼻子上。


「哇,這麼大的雞巴,怪不得剛才幾乎把我的小穴都要插爛了!」


女兒說著,張開了美麗的小嘴,我的大雞巴立即深深插入,巨大的龜頭頂到了女兒嬌嫩的喉嚨。


「女兒,我的美人兒,好好的舔,好好的吃。」我淫笑著對正在含著我的雞巴給我口交的美貌動人的女兒說。


我像插陰戶一樣用大雞巴在女兒小嘴中抽插姦淫著,由於嘴裡塞著我巨大的雞巴,女兒說不出話來,只是發出「唔,唔」的聲音,卻十分嬌媚動人。


我邊幹著女兒的小嘴,邊玩弄她美麗的秀髮和白嫩的大乳房。


口交了十多分鐘後,我便在女兒的嘴中射出了精液,並以命令女兒:「吃下去。」美麗的女兒順從地喝下了滿嘴的白白的精液。


我把女兒的雪白嬌軀摟在懷裡,邊捏揉她的白嫩豐膩的乳房邊對她說:「女兒,你真美,我真想把整個身子都化在你身上。」


女兒輕輕地喘著氣,軟軟地說:「爸,你好厲害,插得女兒都快要死過去了!」


「女兒,你還叫我『爸』啊?」


「那叫你什麼?」


「女兒已經跟我上了床,已經是我的人了,你應該叫我『老公』才對啊!」我貼在女兒嬌嫩的耳畔說。


「不害羞,我可是你親女兒呢!」女兒嬌嗔地輕輕打了我一下。


女兒雪白的兩腿間,有我射進的乳白的精液在滴下,但我的雞巴很快又在脹起。我讓女兒像狗一樣趴在床上,雪白粉嫩的大屁股高高地蹶起,我玩弄著女兒嬌嫩的肛門,用手指撫玩著肛門口,把舌頭伸進女兒的肛門內舔著,女兒的嫩屁眼分泌出了褐色的透明腸液,我連忙用嘴吸吃下去。


我把女兒的白嫩屁股抬高,使嫩嫩的肛門更加暴露,彷彿在召喚我去插她。我將大龜頭頂在女兒的嫩肛門上,讓女兒雙手扶床,回過頭來,我吻她的嬌艷小嘴,同時下身一聳,大雞巴已塞進女兒嬌嫩的直腸內!


女兒秀眉微蹇,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她的屁眼很嫩、很緊,被我如此粗大的雞巴插進確實是很痛的,但女兒為了讓我充分發洩性慾,苦捱著我對她進行肛交。


乾女兒的嫩屁眼我覺得比插她的陰戶還爽,與女兒這樣的美麗女人肛交確實是人間的最大享受,但看著女兒被我奸屁眼搞得很痛,又有些不忍心。


「女兒,是不是很痛,要不我把雞巴抽出來吧?」


「啊,不,不是很痛。只是宏誌你的……你的……那個太粗大了……」


「女兒把肛門括約肌放鬆,就不會痛了。」我邊在女兒嫩直腸中抽插邊說。


美麗的女兒拚命的放鬆括約肌,這使我的雞巴奸起肛門來爽極了!我感到我要升天了。


我的大雞巴狠狠地一頂,女兒慘叫了一聲:「爸,你的好大啊,插到女兒的大腸中去了!啊!」


我的大龜頭在女兒滑嫩的大腸壁上摩擦著,女兒在肛交中開始有了強烈的性快感,被雞巴插到連來了幾次性高潮。


我的雞巴在嫩肛門中越插越快,在幹了女兒的屁眼有二十多分鐘後,我射精了,亂倫的大股乳白精液噴直了美貌女兒的嬌嫩直腸內!


我揉著女兒雪白粉嫩的大奶子,邊在女兒屁眼內射精邊叫:「女兒,你太美了,您的屁眼真好幹,想不到女兒排出大便的地方姦汙起來都這麼舒服!」女兒讓我抽出大雞巴,再插進她的小嘴,好貪婪的舔著剛從她肛門中插過的肉棒,連上面沾著的殘渣都舔吃乾淨!


這晚上,一絲不掛的美麗白嫩的女兒用各種淫蕩的體位任由我姦淫,我幹了女兒十多次,女兒喝下了我許多的濃精。


從此,我和美貌雪白的女兒幾乎天天脫得一絲不掛地瘋狂性交,過著父子倫亂的幸福日子。女兒和我的性慾都越來越強烈,我們在性交亂倫之餘,還常出去找樂子。


這天,我領著女兒到一個剛開張的色情夜總會去淫樂。女兒穿著一條漂亮的白色連衣裙和一雙白色的高跟鞋,顯得分外的美麗和性感。我摟著漂亮的女兒舒服地坐在雙人沙發上,邊把手伸進女兒衣服裡摸捏她白嫩的大乳房,邊欣賞台上的色情表演。


台上出來一個二十一、二歲的美貌少婦,她一絲不掛,雪白美麗的肌膚在強烈的燈光下顯得份外誘人。兩個四十多歲的壯漢走出來,讓美貌少婦彎下腰,一個把大雞巴插進她的騷穴,一個插進她的口裡讓她口交,一前一後地姦汙她。幹了十多分鐘後,兩男人同時在美麗女人小口中和陰戶裡射精,少婦把口中的精子都喝下去,男人還讓她的白屁股對著觀眾,掰開她的兩嫩臀,乳白色的精液便從她的騷穴內流出。


接著是變態的幼齒性虐待表演,一個只十四、五歲的美貌少女被三個大漢輪姦。少女雪白嬌嫩的玉體被三條巨大的雞巴瘋狂插著,可憐的少女被姦淫得昏死過去。


下面是好看的浣腸表演,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美貌的女人,被當場扒光了衣服和內衣褲,然後被逼著像條母狗一樣手足趴在台上,高高地抬起她白瓷般的鮮嫩大屁股,觀眾們可以清楚地欣賞到她的肛門和誘人的陰戶。


一個男人用一支大號的灌腸器插進她的嬌嫩的肛門,把五百㏄左右的灌腸液全部注入她的直腸中。可憐的漂亮小姐發出痛苦的叫聲和求饒,男人哪會理會?灌完嫩腸後,男人們又用肛門塞緊緊地塞住肛門,使浣腸液不會洩出,然後她的騷穴和小嘴分別被兩條大雞巴插入,一前一後地被奸。


我和女兒看得性慾大熾,女兒軟在我懷裡,自動地扯脫乳罩,兩隻雪白高聳的大奶子蹦了出來。


「爸,玩玩女兒的奶子吧!」漂亮的女兒對我說。


我摸捏著女兒白嫩豐滿的乳房和雪白的大腿,十六歲的女兒肌膚細膩而有彈性,白嫩滑膩,我邊摸邊讚不絕口。


女兒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含情脈脈地看著我,她的雪白大乳房在我的玩弄下漸漸膨脹起來。


我看著女兒白裡透紅、美麗絕倫的臉蛋兒,忍不住掏出我的大雞巴,用巨大的龜頭在她白嫩的雙頰上戳,不時的去戳她雪白的脖子、嬌嫩的耳朵和秀挺的小瑤鼻,故意逗女兒:「女兒,這根東西叫什麼?」


女兒美麗的臉紅了一下,在我的耳邊輕輕地說:「叫大雞巴。這是我父親的大雞巴。」


這時,台上那位漂亮小姐正被幾個男人輪番姦淫著,肛門上的塞子還沒拔出來,灌腸液還在肚子裡,可憐的小姐苦不堪言,邊被姦汙邊嚶嚶哭泣。


我於是又把硬脹的肉棒插進女兒雪白的兩腿間奸她,插了一陣,女兒說想去衛生間,我也想去,於是就抱著女兒的玉體,雞巴仍插在她的陰道中,邊走路邊幹她。到了衛生間門口,剛好射精,女兒就進了女衛生間,我進了男衛生間。


男廁所裡,竟然有幾個一絲不掛的漂亮女人在手淫,有一個二十多歲的穿涼鞋的少婦不但人長的十分漂亮,而且一雙小腳又白又嫩,美極了,我就脫了她的鞋,捉住她的小嫩腳放進口中就吃起來。美少婦就分開她兩條雪白誘人的大腿,露出騷穴和肛門,要我姦汙她,我就壓在她的玉體上,大雞巴插進她的嫩屄裡,姦淫了她。


我出來時,女兒剛好從女廁所笑著跑出來,對我說:「女廁所裡居然有三、四個男人正在輪姦兩名漂亮的女學生,有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見我長得美貌,非要吃我的大便不可。其實我知道他就是想看我的屁股,沒法,只好蹲在他頭上解手,大便直接屙進他的口裡,他竟然把我的大便全都吃下去了,還說真好吃。他雙手摸捏我的屁股,直誇我的屁股又白又嫩。後來他想把雞巴插進我口裡射精,說給我吃牛奶,我有點想吃,但又怕你等不及,就說我丈夫在外面等我,跑出來了。」


我聽得性慾大發,便要女兒用背對著我,雙手扶在浴盆邊上,我捋起她的裙子,女兒竟然沒穿任何內褲!一顆白艷的香臀呈現在我的眼前,女兒的肛門已經洗淨了,我玩著女兒嬌嫩的小陰唇,但她鮮嫩誘人的肛門口令我流口水,我舔著女兒白嫩的臀肉和雪白的大腿,兩根手指分別插入她的陰道和屁眼,女兒發出嬌媚的呻吟……


雞巴暴脹得我想和美貌的女兒肛交了,就向女兒說:「好女兒,用雞巴開你的後庭花可以嗎?」


女兒點點頭同意了,我就把龜頭頂在女兒嬌嫩的肛門上,一使勁,我那二十多公分的大肉棒緩緩擠入女兒的直腸……


我的大雞巴插進屁眼時,發出「嚌嚌咯咯」的聲音,女兒痛得叫了起來,如此巨大的雞巴戳進美女的直腸,任何一個女人都會痛的,但我知道女兒一會兒之後就會有性快感,所以大雞巴在她的直腸內進進出出地抽插著。


被我奸著屁眼的女兒轉過頭來看我,艷麗的臉上充滿了滿足的表情。


我連連在女兒的肛門內奸插了五百多下,女兒連洩了好幾次淫水。而我也知道我快射精了,就對沉浸在性娛悅中的女兒問道:「美人兒,要我把精液射在你的肛門裡還是射在嘴裡?」女兒的嬌艷玉體被我的肉棒插得如弱柳扶風,回過頭嬌聲對我說:「爸,射在女兒的直腸裡好嗎?」


我只覺馬眼一鬆,緊緊抱住女兒雪白的香臀,大雞巴狠插幾下,全根戳入嫩屁股內,「叭、叭」,一大股熱熱的精液噴進女兒那嬌嫩滑爽的直腸裡……


我從女兒肛門內拔出雞巴後,女兒摸了摸自己的嫩屁眼,笑道:「爸爸,你的肉棒越來越粗大了,插得女兒的肛門好痛,我想我的腸子都已經叫你的龜頭給戳破了……」


我摟著女兒的玉體信步走出去。在一間屋子裡,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正在姦淫一位二十多歲的美貌少婦,少婦的乳罩、內褲和衣服扔在地上,雪白美麗的肉體一絲不掛。那男人把美少婦雪白的兩條大腿扛在肩上,雞巴插在她的兩腿之間快地姦淫她……


被奸著的少婦苦苦哀求:「老闆,求求你不要再奸我了,今天你已經足足幹了我五次了,我恐怕站都站不起來了。」


老闆邊插著玉體,邊淫笑著說:「李小姐,誰叫你這麼美麗性感,我一見你雞巴就脹,就想脫下你的褲子姦汙你。小美人,我的雞巴大,還是你丈夫的雞巴大?」


少婦哭泣著說:「是……是老闆你的……你的雞巴更大。老闆,如果我丈夫知道我在外面這樣讓別的男人幹,他會殺了我的!」


「你丈夫怎麼這樣?你長得這麼美,不多和幾個男人幹幹太浪費了。放心,明天我就給你加薪……」


「我來求職當女秘書時,你又沒說要給你當性奴隸!」


「當女秘書,除了脫光衣服讓老闆的雞巴幹,還要幹什麼?要不然怎麼現在的女秘書一個比一個漂亮風騷?」


「我不是騷貨,我是有丈夫的女人!」


「你還不是騷貨?怎麼讓我的大雞巴插你的騷穴?!」老闆淫邪地說:「對了,昨天來的那個王老闆看上你了,要你陪他上床,我已經答應了。明天陪他吃飯時,你衣服要穿少一點,裙子越短越好,大腿要露出來,內褲不準穿!王老闆玩女人時喜歡把酒灌進漂亮女人的陰道裡喝,他還喜歡把雞巴插進女人的口裡,在漂亮女人的嘴裡射精,讓她們喝下去。你明天多吃一些他的精液,這筆生意成了,我讓你提成百分之四十……」


回到大廳,色情表演已經結束了,燈火通明,地上一大群男男女女在淫亂,有的一男一女性交、有的兩三個男人輪姦一個女人、有的一個男人同時幹兩個女人。女人們全部都長得十分漂亮,赤條條的裸著雪白的肉體,兩腿間插著一根或幾根男人的大雞巴。


我的性慾強烈,一天之內可以性交十多次,射精也可以在十次以上,像女兒這樣對男人有極大吸引力的美貌女人,更加刺激我的淫慾,美麗的女兒性慾也十分旺盛。和女兒在一起,每天大部分時間都是女兒赤裸的雪白肉體,硬脹的雞巴插在她的生殖器內、肛門內、小口裡抽插、淫虐、射精。


父女亂倫的巨大快感,使我每次射給美貌的女兒的精液都是數量驚人。女兒特別愛喝我的精液,在我射精在她口中後,都把滿口的精液全部嚥下肚去。


這天,下班回家,女兒高興的迎接我。女兒穿著一條只遮得住半個臀部的超短裙,雪白粉嫩的兩條大腿裸露在外,十分漂亮而性感,腳上是一雙時髦的高跟涼鞋,一雙白嫩美麗的小腳……


女兒抱著我高興的說:「爸爸,你回來了!」


「女兒,你好漂亮。」我手伸進女兒的乳罩中,捏著女兒雪白豐滿的大乳房說:「好女兒,你的奶子真嫩。」眼睛盯上了女兒修長雪白的兩條粉嫩大腿。


女兒嬌笑著,自己解開奶罩,把她那對白生生、圓鼓鼓的大乳房塞進我的口讓我吃。我當然是大吃特吃,恨不得將女兒整座白嫩的乳峰都咬進嘴裡。


淫玩一陣後,女兒仰躺在桌子上,屈舉起雪白的大腿,褪下自己的內褲到腿彎處,微笑著看著我,她兩腿間誘人的牝戶,淫水流溢……


我怎會讓這些寶貴的瓊漿浪費掉?於是伸頭進女兒的玉腿間,舔食起她的淫液,舔著女兒的騷穴,使女兒性慾大發!急切地要求我:「爸,用你的大雞巴……快,快插我……插女兒的肉洞……」


見美麗的女兒忍不住了,我便脫下自己的褲子,又脫掉女兒的內褲,壓在媽媽雪白嬌嫩的玉體上,巨大的龜頭對準女兒的嫩穴,狠狠一頂,女兒「啊」的一聲呻吟,大雞巴已全根戳入女兒的兩腿間!


我邊用大雞巴在女兒玉體內狠狠地抽插,邊吮吃著女兒胸前那兩隻豐碩白嫩的乳房……


被我幹著的漂亮的女兒表現得淫穢極了,她往上聳著她的雪白肥臀,扭動著她纖嫩的腰肢,口中大聲的叫床。和女兒性交時,我也常會有母子亂倫的罪惡感,但這種罪惡感卻讓我的陰莖加倍的粗硬,性慾加倍的旺盛,花樣翻新地在女兒白玉般的身體上獲得變態性慾的滿足。


在女兒體內插了兩百多下,女兒媚眼如絲:「爸爸,我要丟了……我要你的精子……射在女兒裡面吧……」


我大吼一聲,狠狠一挺,大雞巴直插進了女兒的子宮,在裡面噴射出濃白的精液……女兒快活欲死……我拔出雞巴,粘白的精液從女兒陰戶中流了出來……


雞巴再次脹起時,我插進女兒的小嘴裡弄口交,幾分鐘後,在女兒的小口內射精……女兒把精液全喝了下去……


我抱起女兒軟軟的美麗嬌軀放在床上,性慾得到極大滿足的女兒甜甜地睡去了。


我卻還十分興奮,便一個人上街走走,到了一家《白臀內衣酒吧》,老闆在門口招呼我:「小哥,起來玩一玩吧。我這裡各種類型的小姐都有,女中學生,女大學生,美貌少婦,從十幾歲到三十多歲,應有盡有,一個比一個漂亮迷人,而且服務一流……」


我信步進去,對老闆說:「給我來一個最漂亮的女大學生。」


老闆說:「先生請稍候,馬上就到。」


果然一會兒,一名美貌女郎便站在我面前,十八、九歲年紀,身材一流,肌膚白嫩,只穿著半透明的三點式,重要部位都彷彿時隱時現。她微笑著對我說:「先生,我叫阿采,是A大二年級的學生,在這裡兼職,希望我的服務能讓您滿意。」


「真是好貨。」我心裡說,伸手進她的內褲裡摸她的陰部,發現大、小陰唇都還很鮮嫩,便摟著她到房間裡,同時吩咐老闆再叫一個小姐來,只玩一個怎麼過癮?


我脫下褲子,巨大的雞巴彈出來,阿采小姐嚇了一跳:「先生,你的雞巴好……好大啊!」


我摟著她跳裸體舞,邊跳邊把雞巴插進她的騷穴,後來乾脆站著幹她,碩大的陰莖在阿采嬌小的陰道中進出抽插,漂亮的阿采小姐被我奸得淫水不斷流出,嬌喘連連……很快我就在她的子宮中射了精。


射精後,另一名小姐阿晴也來了,長得和阿采一樣雪白漂亮,年齡也是十八歲上下。我把她們剝得一絲不掛,白嫩玉體跪在我面前,我輪流把大雞巴插進她們的小嘴裡,在她們的口中各射了一次精,逼著她們把我的濃白的精液喝下去。


性慾得到滿足,我把兩位漂亮小姐的玉體摟在懷裡玩弄,她們的乳房都比一般的東方女子大很多,而且高隆白嫩,我邊揉邊問她們:「你們的乳房怎麼都這麼大呢?」


阿晴小姐微笑著回答:「被男人揉多了,自然就大了。」


我又問:「你們都是這麼漂亮的女大學生,怎麼會願意出來讓男人搞呢?」


阿采小姐說:「就因為我和阿晴長得漂亮,在學校裡常常遭到男學生們的輪姦,男教師也常來強姦我們。有一個體育教師特別變態,一上體育課,就進體操室,讓女學生們脫得精光,他拉出長得美貌的當眾就姦淫。他奸完後,還讓男學生們輪姦這些可憐的女學生,他在一邊欣賞。我和晴子幾乎每次都要被七、八個男人輪姦,一節課下來,全身都沾滿了男人的精液,肛門、陰部和嘴巴都痛得要命。後來我們乾脆出來接客,雖然一樣是被男人姦淫,收入卻很豐厚。有一次我們雇了幾個打手打了那個體育教師一頓,他就再也不敢來纏我們了。」


我聽了哈哈大笑,說:「誰讓你們長得這麼白嫩漂亮呢?女人被男人搞也很舒服嘛!」


接著,我在這兩具雪白美麗的胴體上發洩我的性慾……


從內衣酒巴出來,已是深夜十一點。回家的路上,我還在回味著剛才和兩個美麗的女大學生瘋狂造愛的情景。


美妙的週末又結束了,女兒又回到學校。大約是兩天沒日沒夜的和美麗的女兒淫亂產生的慣性,上班時難捱極了。早上還行,下午時我的雞巴脹得要命。我拿出隨身帶的從女兒嫩腳上脫下的絲襪,揉在手裡聞女兒玉足特有的香味,腦子裡儘是女兒雪白嬌嫩的肉體,真恨不得現在就回去按倒女兒把大雞巴戳進她的騷穴內操個夠。


好容易挨到下班了,我看著窗外女學生短裙下的一條條美腿,聯想到的卻是女兒的兩條雪白豐滿的大腿。正看的出神,聽到旁邊的男同事悄悄的私語:


「哇!快看,美女!」


「是啊,真漂亮!簡直就是仙女下凡!」我一看,只見女兒正嬌羞的站在單位門口看著我呢。「哎呀!我的女兒來了」「老王你有這麼漂亮的女兒,真有艷福,晚上你可注意點,可別累著。」我同事不懷好意地說。「小心腎虛」


我又驚又喜,把女兒拉到身邊。女兒穿著一套白色連衣裙,腳上是一雙很時髦的高底涼鞋,十分美艷動人。我趁沒人在女兒的粉臉上吻了一下。我問乖乖,你怎麼到我單位來了?」她握著我的手,羞澀的說:「我一個人在家,好想你……」


我心內大蕩,拉著女兒就走。不一會來到一個廢棄的鍋爐房後面,這裡雜草叢生,平時極少有人會來。美貌的女兒站在雜草叢中,顯得更加的嬌艷無比。我摟住女兒,手伸進她裙子裡玩她嫩乳房。


「親愛的,我要在這裡幹你。」


「爸爸,這會被人看見的,我們還是到外面開個房間吧?」女兒有些擔心。


「沒事,不會有人來的,」我的手伸進了女兒的內褲中:「哇,女兒,你流了很多水呀!」


我讓女兒雙手扶在一塊木頭上,撅起臀部,我撩起女兒的裙子,脫下她的內褲,一顆讓我如癡如醉的雪白粉嫩的大屁股暴露無遺。


「女兒,你的屁股真嫩呀!」


「是嗎?女兒給你吃吧。」女兒開始淫蕩了。


「遵命!」我一邊舔著女兒的屁股肉,一邊摸著女兒的陰蒂,女兒騷穴流出了更多的淫水。


「爸,快幹進去吧,我要你……」


我站起來,把巨大的雞巴頂在女兒嫩穴口上,狠狠一推,便全根沒入女兒體內,女兒「啊」的叫出聲來……


我飛快地幹著女兒,邊把手抄下去玩弄女兒的兩個大奶子。


「親愛的,你美嗎?爸搞得你好不好?」


「啊……爸……你好厲害,女兒好爽……」


「女兒,你這騷貨,我要幹死你!」


「好……女兒是騷貨,女兒要爸幹我……女兒讓你幹死了……」


連在女兒嫩穴裡幹了三百多下,女兒達到了幾次高潮,我也精關大開,精水射進女兒玉體內……得到性慾的發洩,我坐在草地上,讓半裸的女兒坐在我懷裡,我親吻著女兒嬌艷的臉頰,把玩著女兒雪白的奶子,和女兒開著淫穢的玩笑。女兒的紅唇吻向我,我們親吻在一起……


我把手伸向女兒下面,摸著女兒的肛門,對我說:「爸,我想搞你的這裡,可以嗎?」


女兒又吻了我一下,輕輕的說:「好,女兒給你。」


然後女兒主動的趴在雜草叢上,把那顆美麗性感的大屁股呈獻給我。我舔著女兒的肛門,等它開始張開時,我伏在女兒身上,把大雞巴緩緩頂入女兒嬌嫩的肛門。媽的肛門被我用了那麼多次,依然那麼緊,包著我粗大的雞巴。女兒真是極品呀!


我在極度的快感中和美麗的女兒肛交,直到在她直腸內射出我的精液……


我摸著她的雙乳,躺在草地上,抱著她親暱了一會,在單位裡和女兒幹了三次,好爽啊!雖然還捨不得女兒,女兒也捨不得我,但作為一個好員工,是不能礦工的,於是我對女兒說,我一下班就回家,接著「孝敬」我好嗎?。


最後,我沒收我女兒被淫水沾得濕透的內褲,讓女兒不穿內褲的回家去。


下班後,我一回到家,女兒就嬌嗔地輕輕打了我一下:「色狼,都怪你,不讓我穿內褲,害得我好慘。在出租車上,我水一流出來就把裙子弄濕了,那個司機老是在後視鏡裡看我……」


現在我才發現女兒今天她穿了一條緊身的白色長褲,上身穿了一件無袖露肩的hi帶衫,超薄透明的肉色絲襪及近三寸的高跟鞋,使她渾圓修長的美腿更添魅力,飄逸的長髮加上迷人的笑容,美麗得讓我流口水。這時我真想衝上前,把她摁倒在地,上去大幹她一場。


幾個小時沒和女兒做愛,我的肉棒早已漲得又粗又硬,女兒看到我時,眼睛也不禁一亮,對我飛了一個媚眼。我像得到了暗示一樣,猛撲過去抱住了女兒,一隻手在她那富有彈性的小屁股上揉捏,另一隻手早已攀上了她的乳峰。女兒也緊緊地抱住了我,丁香小舌也透過我的雙唇渡了過來,在我嘴裡不停地攪動,小手也隔著我的褲子抓住了肉棒。


經過一陣狂吻,女兒的舌頭才依依不捨地離開了我的嘴,我的手隔著白色牛仔褲撫摸著她兩腿中間柔軟的陰部。


我看著女兒,問道:「乖乖,想我了嗎?」


「想,想死人家了。」女兒回答道。


「你這個小騷貨,是想我了,還是想我的肉棒了?」我戲虐地問道。


女兒的臉又紅了,羞澀地回答:「當然想你了,也想你的大雞巴了。」


第一次從清純的女兒口中聽到「雞巴」一詞,我的肉棒更加硬了,沒想到平時文靜的女兒也能說出這麼下流的詞彙。


「快,快一點嘛!一會兒健健就該回來了。」女兒催促道。


女兒說著脫下了牛仔褲,我楞了一下,原來我一點兒也沒說錯,女兒還真是個小騷貨,女兒的牛仔褲裡面什麼也沒穿,直接露出了雪白的屁股。「你‥‥你裡面‥‥裡面怎麼不穿點東西?」我奇怪地問道。女兒忸怩了一下,才不好意思地開口說道:「人家本來是在等你回來的,可沒想到你這麼早就回來了。」


「我本來就想讓你幹我的,所以才打扮得這麼妖艷,」「你這個小騷。」原來是等我回來,一想到這兒,我不僅妒火中燒。我讓女兒雙手扶著沙發,上半身躬起,肥嫩的屁股高高翹起,我站在女兒的屁股後面,欣賞著女兒那圓滑光潔的小屁股。


從臀溝中可以清楚地看見女兒已張開小口的肉洞和緊緊閉合著的菊花,小小的陰唇和粉紅色的菊花在陽光下是那麼的耀眼,我再也禁不起這種誘惑,把臉緊緊地貼在她的小屁股上,伸出舌頭去舔食那迷人的肉洞和兩片陰唇,當然也不會放過那小小的菊花。


女兒一定是剛剛洗過澡,肉洞和菊花上仍留有浴液的香味。想到這個美麗的女人洗得乾乾淨淨原來是等待別人來幹,雖然這個人是我的兒子,但我的心裡也很不是滋味,我在女兒那已經潮濕的小肉洞上吐了一大口唾液,並在女兒肥嫩的右側屁股上重重地打了一下,打得女兒「啊‥‥」地叫了一聲,我心裡暗暗地罵一句:「小騷貨!」


我故意把勃起的肉棒在女兒的陰唇上和菊花上輕輕碰著,同時雙手把玩女兒那渾圓雪白的屁股。「啊‥‥你‥‥快‥‥快一點兒‥‥」女兒央求道。「是不是受不了?你這個小騷貨,沒人幹你,你就不舒服是不是?」我說著把黑紅的肉棒從女兒緊緊的屁股縫裡插了進去,直接插進了濕潤的陰門。


在女兒肉洞裡肉汁的潤滑下,我的肉棒一下就齊根進入,龜頭狠狠地頂在月月的花心上,頂得女兒兩腿一軟,「啊‥‥」地叫出了聲。我一面抽送,一面把手伸到女兒的T恤裡面去撫摸女兒那小巧的乳房,隨著我的抽送,女兒的乳房也在胸前晃來晃去。


我一口氣幹了四、五十下,此時的女兒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緋紅,嘴裡不停地「啊‥‥嗯‥‥」開始唱歌了。


接下來的幾天,我加班,無法和女兒偷歡的我難過得厲害。那天下午,我早早下班去接女兒,來到女兒的教室,女兒還沒有下課。隔著教室的窗戶,我窺視窗內,女兒坐在後排,在同班同學中她已經是個高各子了,是女兒發育得早的緣故,不到十六歲的女兒卻已經發育得和成人似的,乳房高聳、大腿豐滿。


今天女兒穿著無袖露肩的hi帶衫,雪白的長裙,超薄透明的肉色絲襪及近三寸的高跟鞋,使她渾圓修長的美腿更添魅力,飄逸的長髮,明艷照人。


我在大樓裡到處閒逛,女兒的教學大樓共有五層,底下四層是給學生上課,五樓主要是由圖書館和各個實驗室構成,似乎少有人來。好不容易熬到下課,我站在教室門口,女兒發現了我,蹦蹦跳跳的跑出來,「爸,你怎麼來了?」


「爸來接你下課呀!」


「爸,這麼早,還有一節課呢!」


「女兒啊我在家等不及了。」我輕拍女兒肩頭:「現在是下課休息,跟爸爸來。」


我帶著女兒直上頂樓,樓上空無一人,快放學了,老師都不在。


女兒走在我前面,我從背後一把抱住女兒的乳房,女兒有些慌亂:「爸爸,會有人來的。」


「不會的,有人來會有聲音的。」我恣意按摩著女兒的胸口,隔著衣服搓揉著女兒的乳房,我的下體早已開始堅硬。


我拉著女兒的手靠近下體,女兒在褲子外邊輕輕觸碰,我更加興奮,伸手解開褲子拉鏈,掏出已經堅硬的陽具,我按著女兒的雙肩,女兒乖乖的蹲下身子,張開櫻桃小嘴,把我的龜頭吞沒。陽具在女兒濕潤的口中任意抽送,女兒的小口遷就著我任由我進去、出來。口水順著龜頭向根部淌下,就這樣,父親溫潤的陽具不停在女兒口裡插弄。


我一把拉起女兒,撩起她的裙子,手直進大腿根部,拉住女兒的內褲往下褪去,到了膝彎,再是小腿,女兒抬起腳,我把女兒的內褲脫了下來放入口袋。女兒的下身變得光禿禿的,我轉過女兒的身子,讓女兒雙手按在牆上,上身和下身呈45度角,大腿趴開,我盡量分開女兒的大腿,我撩起女兒的裙子,女兒豐滿的臀部展現在我面前,我一手握住龜頭,一手抱住女兒的腰,龜頭抵住女兒的下身,在女兒的股溝上晃動,然後抵住女兒的桃源洞口,從後插入到女兒的陰戶,女兒的陰戶潤滑無比,龜頭一下子全根盡沒。


我抓緊時間抽插,時不時要拉一下蓋住屁股的裙子,我雙手懷抱女兒的腰,龜頭不停,女兒的淫水四溢。


「叮鈴鈴……」上課鈴聲響了,女兒一下子清醒過來,站直身子:「爸爸,我要去上課了。拔出來吧,爸。」


我依依不捨地拔出龜頭,女兒飛快地整理了一下衣著,「內褲,我的內褲。」女兒道。


「算了,別穿了,穿著裙子人家看不出的。」女兒沒有分辯,弄好衣服向樓下走去。


「爸爸等你下課!」我叫道。


我等待著女兒下課,剛才沒有滿足慾望的我淫慾高漲。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警告:本网站收集的资源来源于全球互联网,资源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 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Warning: The website collected by this website comes from the global Internet. The website conten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is site. The website is maintain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s protected by US law. If the visitor's laws do not allow it, please leave by yourself!

Copyright 2019